病魔无情散文3篇

发布时间:2021-08-11
病魔无情散文3篇

  病魔无情散文 病魔无情,人间有爱

  10岁的何智是文安县滩里镇安里屯学校五年级一班的学生,自从十月一放假就再也没有回到校园。假期家长发现他脸色不好,去医院检查,后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犹如晴天霹雳重重地砸在了亲人们的心头,家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个本来就很柔弱的家庭怎么能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何智的父亲叫何军,安里屯二村人,今年37岁,是倔强的汉子。他开车搞运输,生活应该是比较宽裕,可是6年前老父亲患脑梗两次在廊坊长征医院治疗花去了10多万元,2012年母亲患十二指肠出血在静海医院治疗又花去了6万多元,这次儿子一个多月的治疗费竟达20多万元。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医生说,治好这种病一般需要5个疗程的化疗,再做造血干细胞移植及术后护理,至少需要100万元。(何智的父亲患糖尿病,何智的母亲和哥哥愿意为其提供骨髓肝细胞。)高昂的医疗费给这个幼小的生命亮起了黄牌。

  小何智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在学校认真学习,遵守纪律,多次在各项比赛中获奖,和同学们很合得上来;在家里,爱帮爸妈做事,细心照顾有病的爷爷奶奶,邻里们都说他是个听话的好孩子。现在他正以坚强的毅力面对病魔,化疗使他的头发脱光了,呕吐得列害,但他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和梦想。他总问给她治疗的医生和守护在身边的爸爸妈妈:“我,多会儿回到学校,和同学们一起学习,多会儿回到家里,给爷爷奶奶端水端饭?”这是小草对春雨,对阳光的期盼,这是幼小的孩子对生的呼唤!医生听了当场安慰鼓励他:“孩子,你会好起来的。”爸妈却躲在背后偷偷地流泪……

  街坊邻里,亲戚好友得知孩子的病情,送来了救命钱。

  孩子所在的安里屯学校得知这一消息,师生们非常同情,11月17日学校举行了捐款仪式。

  退休教师刘则云有严重的肾病,丈夫7年前去世,自己侍奉80多岁的婆母,抚养尚未出阁的女儿,她听到这一消息后,也来学校捐了100元钱。

  特困教师刘勇4年前患高血压肾病,多次住院治疗,父亲患糖尿病,去年8月母亲查出了癌症,全靠药物维持,15岁的儿子在上中学。他每月工资只有2800元。他自己已是捉襟见肘,常靠亲友的资助来维持。他也为小何智捐了100元。当有人问他你自家这么困难怎么还想着他人,他说:“正因为这个才知道他人的难处,每个人都献出一点爱,所有的困难都会过去的。”

  六一班的学生刘馨雨,爸爸去世,弟弟还很小,一家三口靠妈妈打工维持生活。捐款仪式上她把妈妈给她买文具的5元钱捐给了何智。她说:“虽然只是5元钱,我已经尽心了,希望何智同学尽快地好起来。”

  师生们踊跃捐款,当天全校师生捐款16736元(其中学生捐款12636元,教师4100元)。当何智的家属接过这写救命钱时,感动得热泪盈眶。事后将一面绣有“师生相助情似海,无私捐赠恩如山”的锦旗送到了学校。

  东滩里小学的师生们捐款3000来元;还有个不知姓名的好心人将5000元人民币打到了何军的银行卡上,后来通过查号码才知道他叫邢双来。一个月来患者家属共收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救命钱近10万元,这对挽救孩子的生命起了很大的作用,孩子的家长万分感激。

  病魔无情散文 当病魔来临时

  岁月张着贪婪的嘴巴吸食着我脸上的水分,病魔伸着尖锐的利爪夺取这我身上的抗体,面对这个可恶的病魔,我一度轻描淡写,漫不经心,把它等同于感冒发烧一样视之,五年过去的今天,面对自己日益惨淡的身体,我为我对病情严重的过激缩小、对大夫作用的过分夸大而懊悔。这一刻对健康的留恋和渴望胜过一切,胜过任何时候。

  “减了20多斤!”当我站在称上看到那个令我激动的数字时,对于一直爱美的我这无疑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梦中拾到的元宝,我当时是惊叫了一声。惊喜化作行动,我买回好多的衣服施以回报,看着苗条的自己,听着别人的赞美,感谢着岁月的馈赠,那些天,我整个人都淹没在喜悦中。

  接下来的“三多一少”的反常越发的明显,它的肆无忌惮、它的横行霸道折磨得我饥渴难耐,摧残得我面黄肌瘦,搅和得我神经紊乱,先前的喜悦变成怀疑,种种猜测在我瘦弱的肌肤里膨胀,我在恐慌中等待着检查的结果。

  窗外的风呼呼地吹着,无情地拍打着玻璃窗,把大片的冰冷甩在屋里,我的心掉进了这浓浓的寒冷中,面前的那张化验单对我张着狰狞的面目,那高出的指标象一把匕首向我直逼过来,我颤栗了。“黑云压城城欲摧”,我的心城呼啦啦将倾。

  这该死的病魔怎会青睐一向健康的我呢?它的到来让我的健康打折,让我的生活质量下降,“不能吃甜食、控制饮食、多运动”大夫的话如这窗外的西北风一般刺着我的脸,疼着我的心,这种种限制恰是我的软肋,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呀!看来,我这一叶不系之舟也得行驶在“糖族”的轨道上了。

  周密的计划、系统的锻炼,加之药物的作用,我一直没敢偏离这一轨道。健康又向我款款走来,它久违地爬在我的脸颊,涂上了红润的颜色,它渗进我的肌肤,赶走了莫名的劳累,在这寒冷的冬天,我终于生出点春天的希望。

  春天眷恋着我,沐浴在春的暖阳中,我放松了警惕,锻炼取决于愿意,药物流产于遗忘,甜食也常来光顾,我全然忘记,春天过后还会有冬天的到来。

  疏忽常会酿成大错。我的春天还没过完,冬天就过早的来到,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再精心的注意也比不过血糖升高的速度,再周密的计划也抵消不了以前的轻视,当药物也苍白无力时,只得通过针剂来施威。每天两针,我将成为胰岛素的依赖者,就象烟民对鸦片的依恋,就像赌徒对麻将的执迷。

  面对我千疮百孔的身体,我感慨无限,身体的治疗靠的是最佳时机和坚持。世间的千般物、万般事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抓住时机,拥有滴水穿石、铁杵磨针的精神,不要等错过时,空留遗憾。

  病魔无情散文 病魔无情,三力却有情

  今年6月的一天夜晚,我正在创作长篇小说,突然,我接到一位新莞人的报料,我立即跑到附近厂采访了他:6月18日,天气灰蒙蒙的,偶儿一阵毛毛雨。在东莞凤岗镇油柑埔三力电子厂货仓员工罗时坤向往常一样在仓库里整理电子原料。突然,他接到家人的电话速回:原因是妻子陈子美诊断为恶性肿瘤,即俗称骨癌。医生说如果保左腿,需要医疗费十万元。罗时坤被这消息震惊了!他以前也在报纸或杂志上看到过类似这样的不幸,却没有料到,这样的不幸如今就发生在勤劳善良妻子上。他当场大哭起来......   十万元,这对于每月七.八百元收入的罗时坤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罗时坤一家六口人,父母亲和一个哥哥在家种地,弟弟罗时亲刚成家,儿子在家乡读小学。他哥哥姐姐得知妹们轮流照顾陈子美,并不断筹集手术费。亲人们都有一个坚不可摧的信念,也要让陈子美脱离病痛之苦,重新健康生活。通过亲朋好友的努力,筹集到一部分资金,可筹到款还差一大截,怎么办?

  在无助.万般无奈之下,罗时坤手拿求助书,来到了厂董事长办公室,董事长范小姐叫他坐下,董事长范小姐问他有什么事?罗时坤说:“恳求厂长的妻子,救救她吧!只要能保住我的妻子的生命,我无悔。”

  第二天,,董事长范小姐召开了全体高层管理会议,内容是号召全体工友伸出援助之手,帮助罗时坤度过难关。来个募捐活动。会上,董事长范小姐带头捐款一万元。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三力厂像沸腾的开水滚开了。

  这一天,天空晴朗,太阳露出了笑脸。三力电子厂写字楼文员在全天播放那一曲曲爱心歌曲,一遍又一遍的歌声中,工友们以极大的热情投入了“为罗时坤捐款的热潮中。”

  本博农民文化工捐款1000元

  总管张明捐款500元

  会计杨建辉捐款300元

  品质主管李得凡捐款100元

  火牛部员工杨文兵捐款10元

  ..........一个个香港人走来,一个个工友走过来 奉献一种金钱买不到的真情。

  “ 油柑埔村委员,兼该厂厂长张建军捐款3000元!”不知什么时候,厂长助理李小姐挤到了捐款箱前,激动地大声宣传:“厂长到东莞企业办开会去了,刚刚打来电话,所以叫我代他捐款。”

  李小姐的话音刚落地,场上便爆出雷鸣般的掌声,如潮讯沸腾江海,久久不息......

  经过这次捐资共筹集款50000多元。期间特别是,范小姐在百忙之中,多次打电话询问病情,并嘱咐罗时坤叫妻子注意保养身体,有困难,马上向我报告。

  当问到罗时坤求助得到实现有何感想,他说:“当时难以相信这是事实,很是惊讶!在现在这个金钱味儿浓了,人情味淡了的时代,大部分人和企业老板只顾自己企业发展,根本不顾员工的死活,但三力电子厂却不同。从我妻子病后得到捐款一事感受到三力老板的人文关怀和三力全体员工的爱心,体现了优秀企业品质,从心底里感激三力。我妻子身体康复后,我再回到工作岗位上继续努力工作,回报三力。”

  我打电话采访问陈子美本人时,她沉思了片刻,说:“我身患重病时,心里感到绝望,当我得知老公的厂上这么多人的关怀和捐助时,我的希望又重新点燃,我感谢三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透过捐助罗时坤一事上我们不难看出,在这十万之捐资的背后,蕴藏着一份心,包含了一份爱,它不仅能让一位重病患者看到希望,更让一个在外面的人感到亲人般的爱,让我们有种归属感。

  病魔虽无情,三力洒满爱。在三力这个充满人情味儿企业里,在这温暖的大家庭里,我们为是三力人感到无比荣幸。在此,我们默默为罗时坤的爱妻祝福祈祷:愿她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