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敦煌阳关的散文

发布时间:2021-08-25
关于敦煌阳关的散文

  “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是唐代诗人王维写的一首边塞诗。他的一句“西出阳关无故人,”立刻把人们的思绪带进那种黄沙迷漫、鸟兽夷稀、大漠孤烟的凄凉境地。

  关于敦煌阳关的散文:敦煌赋

  敦大煌盛,气势雄伟壮观;敦煌史迹,古今中外名扬。

  溯源历史悠久,古城古色古香。

  春秋战国,秦末汉初。班超出使建邦,西凉立国敦煌。张骞开通西域,细君远嫁乌孙。西夏王朝,成吉思汗。烽火烟消云散,玉门几度雄关。

  远近方圆八景,南北西东四方。祁连西域,漠路中原。两关遗迹犹在,千佛灵岩祥光。神奇威武,光怪陆离雅丹;羽翮慈航,法器功德无量。瑶池特邀盛会,王母馈赠玉杯。半夜龙骧骤马,中原虎穴空当。胡笳吹奏名曲,司马相如抚琴。杏林雅居凑兴,弦歌鼓瑟和鸣。月牙四奇掠影,硕儒五龙夺魁。张芝钻善,草圣墨池。历经汉风唐雨,洗练文化古城。

  目睹敦煌,无限风光。昔日黄尘扑面,今朝碧浪连天。紫胭飘香四季,科技致富三农。沙海藏金,无底宝藏。酒泉酣畅琼液,航天发射神舟;嫦娥抒袖奔月,卫星弹指上天。千乘纵横天路,万象更新敦煌。

  实现《大梦敦煌》,并非神话;巧施《丝露花雨》,铺满彩霞。拓宽丝绸大道,广招商贾富豪。品牌点亮,增添异彩。耀敦煌之万众,光华夏之祖先。

  歌颂敦煌,谱写篇章。敦煌骈赋,全球耸动。精品入选,碑刻珍藏。

  复建敦煌,再现古城风貌;打造敦煌,更加灿烂辉煌!

  关于敦煌阳关的散文:西出阳关无故人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是唐代诗人王维写的一首边塞诗。他的一句“西出阳关无故人,”立刻把人们的思绪带进那种黄沙迷漫、鸟兽夷稀、大漠孤烟的凄凉境地。

  阳关位于甘肃省敦煌市西南的古董滩附近,西汉置关。因在玉门关之南,故名“阳关”。当时的阳关是西域和内地的分界线,出了阳关就是茫茫旱海,视觉上与中原腹地有很大差异,于是人们的心理状态也随之发生变化。

  一次因公出差去敦煌,有幸到阳关一吊。在人们心目中,阳关总是凄凉悲惋,寂寞荒凉的。然而,今天的阳关、已是柳绿花红、林茂粮丰、泉水清清、葡萄串串的好地方。除了从残存的阳关遗址可以给游人带来一点思古之幽情外,古代那种金戈铁马,鼓角相鸣的杀伐痕迹早已荡然无存。烽火台高耸的墩墩山上,修建了名人碑文长廊。游人漫步在长廊里,既可欣赏当代名人的诗词书法,又可凭吊阳关遗址,还可以远眺绿洲、沙漠、雪峰的自然风光。

  站在阳关遗址面前,我仿弗看到了苏武持节西行,远涉荒漠,出使西域,途中为俘,被囚北海,茹毛餐雪,持节归来,入关进京,长鞠不起的悲惨情景。仿弗看到了骠骑将军霍去病凭着一腔血气骁勇,在茫茫大漠里“长途奔袭”,斩敌二千余人,河西大战首战告捷。而后又不负众望,六天转战匈奴五部落,匈奴两王战死,王子、相国、都尉被俘,斩敌八千余人悲壮画面。仿弗看到了商贾驼队,通关而去,缓缓西去,踏出了一条丝绸古路。

  正当我怀古思今之际,突然有一人用拳头镦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似曾相识。那人对我说:“你是李闵。”这一声呼唤,使我立刻认出了我面前的这位是我大学的同学王楠。他毕业后分配到酒泉钢铁公司。我们两凝视良久,就发疯似的拥抱在一起。此情此景,王维的“西出阳关无故人”已时过境迁,应改为“西出阳关有故人”了。往事如烟,绿洲在目。看了阳关的“更加郁郁葱葱”,与王维“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姊妹篇,即王之涣的“出塞曲”“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只能成为文人墨客的朗朗咏声了。

  关于敦煌阳关的散文:西出阳关

  幻想着某一天,能到草原去看看,像所有的武侠英雄那样策马扬鞭,驰骋塞外彊域,在繁花点缀的大草原上充分体验“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壮美奇观。

  每当想到这里,那动人的蒙古民谣,和着悠扬的旋律,便在胸臆间缠缠绵绵地萦绕开来。那旋律飘过原野,飘过河流山川,飘过红如火美如霞的广袤大地,以一种马头琴和蒙古长调独特的韵律,完美演绎出大草原美伦美奂的绮丽风光。想象着那浩瀚无垠的草原风情,心灵的回音壁上,总是飘逸一种深邃的琴声,漫漫渺渺,像从远古飘来,又好似原本就深藏于心灵的罅隙中,从未远离自己的生命,而那随风飘送的马头琴声里,又仿佛让人捕捉到一种夺人心魄的颤动,由远而近,时而如万马奔腾,其声震天;时而如珠圆玉润,嘈嘈切切,令人如痴似醉,欲罢不能。

  仔细想来,草原与大漠,其实是诗人和作家笔下独特的风景。王维在《渭城曲》里淡雅地写道“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便把一个黄尘古道,生僻角落变成了一个人人皆知的处所。曾几何时,从那物草丰沛的草原深处走出来一个游牧民族,他们骠悍果敢,雪裹弓刀,竟在泱泱中华腹地成就了一个王朝的辉煌与没落。

  我无法知道,那沃野千里、繁花簇拥下的该是个怎样海纳百川、胸怀天下的游牧格局?我甚至想不出,连“春风”都不愿“度过”的玉门观,焉何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古往今来的文人骚客如此心醉神迷,魂牵梦萦?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承载了一个丰功伟业、霸气十足的游牧民族,其精神的依托竟然是一个开满了各种花卉的草原?

  草原给过我太多的畅想,我甚至在梦里都能听到花开的声音,无论是雄鹰展翅翱翔,还是人马喧腾、载歌载舞的草原风情,都以一种逼人的气息令无数后来者趋之若鹜。但是无论思维的殿堂是何等的执着,总有一道化不开的坚冰横亘在沃野之间,令人举箸难当,杯酒难眠。

  有谁知道,在那七彩斑澜的光环下,是不是也藏着一个滴血的错误?

  中国历史太长、战乱太多、苦难太深,以致于读书时我一直不喜欢看中国近代史,那些丧权辱国的条约让我看后心惊肉跳,令我读后五内俱焚,我甚至不敢提笔写下任何只字片言,怕一语,飞鸿惊梦;怕一语,人远天涯近呵!

  于是,很长一段时期里,我选择了郭靖,选择了快意恩仇的金庸金大侠,寄希望于他们的利剑,劈荆斩棘,铁蹄奏凯歌,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

  但是啊,愿望是一张洁净透明的宣纸,描绘着很多人的祈愿,却无法改变那一段血泪斑斑的历史。

  千年的风霜最终让阳关古道蒙上了一层厚重的历史尘埃,而王维的那一杯壮行酒却让无数的中华儿女一饮再饮。时至今日,一代天娇成吉思汗,以其骁勇善战,百折不挠的英雄气慨,向后来的无数人证明,他就是大漠雄鹰。

  一位毕生横刀跃马,纵横四海,将胜利的大旗,从毫不起眼的大漠深处,插向欧亚非三大洲的大漠雄鹰;一位从小饱经忧患、命运多桀的大丈夫,能将一生的信念化为行动的指南,长刀所指,所向披靡,无论后人对其功过是非评论如何,大丈夫横行天下,又有多少人能望其项背,与之比拟?那曾经验证过人生壮美,艺术情怀的边陲小镇,终因一代文人的大手笔声名远播、永载史册,也因一个王朝的没落而划上了一个凄怨的句号。

  尽管如此,在许多人的心灵深处,总是幻想着有一天能到草原去看看,那白色流动的蒙古包,镶嵌在蓝天白云下的万花丛中,那肥硕的羊群,健美的骏马,在袅袅的炊烟里,如何让人相忘于江湖,而坐看草色清绿、花开万点的草原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