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宠物的散文

发布时间:2021-10-14
关于宠物的散文

  眼下,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你养过哪些宠物呢?你又读过哪些关于宠物的散文。今天我们来看一下关于宠物的散文。

  关于宠物的散文:我不喜欢宠物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国人也学着外国贵妇人的样,养起了宠物来。什么猫呀狗的。陪着它们吃喝玩乐且不说,病了还有什么宠物医院,宠物食品,理一次发最少是一百多元,发情期还举行什么宠物婚礼等等。啧啧!其优裕生活高于一般人,更不用说贫困人群了。唉!不知是人吃错了药还是宠物们烧了高香。

  不过,不管他人怎么宠它们,我不喜欢宠物。不是我没爱心,而是因为往事的缘故。

  小时候,由于娱乐生活匮乏,我和同学们在一起玩藏猫猫,跑来跑去的躲藏,结果,被邻居的狗咬破了裤子,那时候也没打什么狂犬疫苗,只是擦了点紫药水。痛了很久,至今腿上还有两个深深的牙印。

  六十年代末,我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下乡了。在农村,贫下中农家家都养着猫、狗、猪等家畜。它们不是宠物,而是为家庭做贡献的成员。虽承担起责任,但享用的是残羹剩饭。

  那时,我也喂了一头小猪。因为队里没我给分猪舍。我就用一根一米多长的绳子,把它拴在门扣上,每天收工回来,随便掐一把野草扔给它就算喂猪了。就这样,仅月余,那胖乎乎的小奶猪就变了模样。那毛直直的,肋骨清晰可数。有一次,它实在忍受不了饥饿,挣脱绳子自己找吃的了。中午收工我没看见小猪,急了。我不能没有它!它不仅是我的一笔财富,更是我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见证呀。因此,我到处找。不知不觉的找到邻队去了。几条凶悍的看家狗围着我狂吠。邻队的社员们来了,刚要驱狗,可听说我是知青,又是来找猪的,他们就不高兴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认为猪是财富的象征。我找走了,他们就没财了。所以他们就也就不帮我驱赶狗了。眼看几条恶狗就要扑上来了,我急得没法,吓得要哭了,万般无奈之际,突然想起贫下中农教的办法,连忙佯装着在地上捡石头,这样,好不容易才突出恶狗的包围,从那以后,我恨死了狗。

  撇下个人的恩怨不说,养狗究竟对人们有什么好处呢?

  记得老人们常说:人喂三年使得口,狗喂三年还是狗。不知养宠物的人知道这句至理名言吗?

  其次,记得去年电视里曾播放全国各大中城市的市长回答市民关心的问题。其间,广州有一市民问市长,如何对待市民养宠物的问题?市长说:我不支持养宠物。1.市民还不富裕。2传染疾病。3.污染环境。他的话音刚落,观众立即响起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

  不难看出,大多数人还是不喜欢养宠物的。

  据新华社济南电:仅青岛就有6万只宠物狗,一年花钱超2亿。其他城市又有多少宠物呢?一年的开销又是多少呢?

  关键的关键是:这些开销起什么作用呢?不仅没有作用反而带来负面作用。

  朋友,恕我直言,看了上面那惊人的数字,你还养宠物吗?当你对宠物献爱心时,你可曾想到还有很多的农民没解决温饱问题,还有很多农民没水喝,还有很多儿童失学…

  关于宠物的散文:宠物的命运

  李文旺

  曾几何时,在人们的生活中突然生发出宠物的饲养,什么遛狗啊,养猫啊,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竟然“忽如一夜春风来,千猫万(玩)狗梨花开”。

  只有四十五岁以上的人都会有对于“破四旧”的印象。就算是“”结束以后的许多日子,人们还是不会养狗的。不是允许不允许的问题,那时候,人们压根也不会往养宠物上想。就是养金鱼,这么高雅的爱好也是鲜有人问津的。大概到了九十年代,宠物热慢慢兴起来了。进入二十一世纪,连一些不大的城市都有宠物医院。我不是为“”唱赞歌,从这一点来说,这种日益滋长的风气实在是不敢恭维。也许人家会说,养什么,怎么养,那是个人自由的问题,别人无权干涉。可是,我要说,我的嘴长在我鼻子底下,怎么评价也是我的事情。

  我们中国真到了连狗都可以住豪宅的地步吗?远远没有,贫困人口在西部甚至在沿海地区还是存在的。就算是我们国家已经很富裕了,各项事业包括比较落后的体育项目也进步了,也不应该养狗之类的宠物。但是养鸟、养金鱼等等爱好还是值得提倡的。因为狗不但脏,而且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吵得人休息不好,甚至伤人,传染狂犬病。有人说何以如此厚待鸟和金鱼而看不起养狗呢?这不是厚此薄彼吗?我说不对,养狗是对的,家狗虽然也不卫生,虽然不提倡也不禁止,但是家狗毕竟可以看家,可以供人食用,宠物狗我以为是应该禁绝的。养宠物狗就差这么一步,就让人看着恶心。世界上有句名言:“真理往前再跨一步就是谬误。”养殖宠物上就正好可以用上这句话。

  我亲眼目睹了为了寻找宠物狗而倾家出动的事情,至于个人满大街找狗的广告,我看过不下十次。我想,是别人变态呢还是我落后呢?我强烈地自信:我没有落后,要是翻开我的文章排行榜,连许多自以为读过很多文学书的年轻人都自叹不如。所以,结论只有一个,养宠物狗的不少人变态了。看着这一张张寻狗的广告,我突然想起了一首诗歌:“钱袋不满假装鼓,平生不知孝父母,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双亲爱宠物。”

  这首真切地鞭挞时弊的诗歌不是我自己所作,这说明,我对于宠物的看法,还是大有市场的。

>>>点击下一页阅读更多关于宠物的散文

  关于宠物的散文:宠物终究是宠物

  我自小也喜欢养小动物,所以我家阿狗阿猫的总是不断。之所以这样是我看着小动物围在自己周围蹦蹦跳跳的特好玩,是自己打发无聊时间的良好工具,偶尔一两只死去也只是几天的伤悲,如果有新的猫狗出现家里,以前悲猫伤狗之情瞬间化为乌有,谁会为一只畜牲悲悲切切几个月的。

 

  等长大成人,我的心思早已不在小狗小猫身上了,每天考虑的是生存生活,天天想的是处理人际交往,至于那些猫狗,和我有何相干。后来想可以养只猫来抓耗子,喂条狗用来看家护院,喂几只鸡吃绿色鸡蛋,其他的小动物就不在考虑范围了。后来我看新闻看到许多人为了喂养的猫狗和人闹上法庭,还美其名曰:养宠物是爱心的体现。我很是不理解,这些的人的爱心就体现在为了畜牲把身边的人等同于畜牲,不知道是社会的进步还是我的思想跟不上时代变迁。我曾看到一个电视节目,一位女士的小狗被车轧死,她要司机赔偿十几万块钱,说到喂养小狗时声泪俱下。看其家应该是金领一族,但记者在她家里录制节目时只看到她老公,却看不到他们的长辈。我在想,他们买高级宠物床给小狗睡,每天买上等牛肉给小狗吃,不知道那位女士的公婆是否住别墅顿顿鸡鸭鱼肉。小狗无论多通人性,它终究是动物,也许在主人眼中非常珍贵,可在大街上,它依然是流浪狗,没有谁放下人的尊严到它面前俯首帖耳的。

  养宠物无可厚非,如果把自己的宠物凌驾于别人头上,那就让人看着恶心了。今天我看到这样一新闻,郑州一女士抱着小狗坐公交车,在司机师傅的劝阻时她说:谁说它是狗,它是俺孩儿。许多网友在问孩子的爹是谁,真的只能用无语来回复那位女士的话。你自己降级为阿狗阿猫就算了,干嘛还要拉上别人,不管在家里如何称呼宠物别人都管不着,可是在公共场合还是检点一点为好,毕竟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发展到人与动物和平平等的阶段,而动物朋友也没有普及初中文化,还是等动物朋友有了一些文化修养再和它们公开谈婚论嫁吧。

  再则公众场合是人活动的地方,为了显得有公德心,还是让宠物在家里养尊处优吧。

  关于宠物的散文:宠 物

  许多人爱养宠物,或是通人性的猫、狗,或是可爱活泼的兔、鸟,或是机灵好动的鱼、鼠。人们精心喂养它们,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宠着它们,它们也和人建立深厚的情感,慢慢成为家庭中的一员。

  我也很喜欢那些机灵古怪的小动物,喜欢看它们溜达的样子,但我不敢深入接触它们,因为我要养自己的孩子,已没有精力去养它们。它们的吃喝拉撒会令我头疼,它们熟悉你的住所过程中会折腾得你几夜睡不安稳,怕扰了四邻。当它们和你真正建立感情后,见你回家就扑上来了的那股亲热劲会令你不胜其烦。你去卧室睡觉,它要跟着,否则非把你家的阳台门刨烂不可。你要上班,它要跟着,否则一声声呜咽令人心碎。我没有多余的精力对付他们。

  但我现在也养了一些宠物,那是一些虫子——蚕。

  我发现养蚕真是养宠物中最省事的了,如果蚕也算是宠物的话。他们好养极了。这些蚕来我家已有三个年头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是第三代蚕了。最初是儿子喜欢,他找同学要了几条回家放在空鞋盒里养着,我们每天定时给他们换桑叶,清理便便。后来儿子倒管得少了,我倒是经常操劳他们的生活起居。

  他们从不关注世态的变化,只知道不停吃、拉,甚至不喝,不睡。关于它的睡,真是一个谜,我很想知道他们到底睡不睡,这个问题的提出是因为我晚上给他们添加的桑叶,第二天早晨去看总是变成丝丝缕缕的,只剩下一些叶脉。我想他们可能不睡觉,至少说明他们不集体睡觉。他们的生活很乱套,想吃就吃,不停地吃,不知节制地吃,经常弄得我们到处寻访桑树。后来我查资料,知道他们其实是睡觉的。他们蜕皮是睡觉,他们把头抬得高高的时候在睡觉。下次我再看他们的时候,就知道他们把头抬得高高发傻的时候是睡觉了,可他们睡得也太难受了吧。简直不可理喻,简直不是人,当然它们不是人。

  他们从不带情绪地哭闹喊叫,这也是我喜欢他们的原因。他们悄无声息,从最初的蚁蚕到化茧为蝶的蚕蛾,他们的动静小极了。有时候,几百条虫子啃食桑叶,我要把耳朵贴近才能听到传说中的”沙沙“声。刚开始,他们动作极其迟缓,我放几片叶子进去,他们要老半天才爬上来吃叶子,啃出的洞眼就像针扎出的,要对着光才能发现有洞。半个月后,他们有半寸长了,动作总算对得起观众了,很迅速地爬上来,啃食。有些蚕很懒,居然就直接从下面啃出一个洞眼来,慢慢再把头伸出来,爬过来。有次,我看到一只极调皮的蚕,他好不容易从叶子底下啃出一个洞,钻了过来,居然不啃这片就近的叶子了,索性把脖子伸长些够着另一片叶子饕餮起来。

  他们生命短暂,但很少生病。是不是吃素的很少得病?或者他们的身体里有某种不为人知的抗病基因?或者是这些低等的昆虫因为珍惜短暂的光阴,和老天商量好了免去他们生病的麻烦而折了他们的寿?我不得而知。相对他们出生的长度来说,他们的生长是迅猛的。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他们从像头发丝那么细小的毛虫子长成有指头粗的白白胖胖的蚕宝宝,体重增长了数百倍。当他们身体变得越来越白,通体透明的时候,他们不吃了,头在空中探寻着,摸索着。我知道他们在寻找支点,寻找可以把茧挂在空中的枝丫。我找来几根树枝斜放在盒子里。他们忙碌起来,半天功夫就把自己绕在了里面,身子蜷缩着,在半透明的丝茧里不停吐丝忙得团团转。再过一天,我们就看不见他们了。细丝已成了厚实的幔子,不透明了。我很担心饿着他们,但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愿他们前一阵子吃得够饱。

  他们在茧里要呆上十来天。这十来天的时间里,他们并不是专门吐丝,他们有更重要的人生使命——蜕变成一只蚕蛾。那一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你去想想吧,在一个狭小且憋闷的空间里,要你脱掉一件紧身的衣服,是不是都要出一身臭汗,何况他们脱掉的是自己的皮肤!他们分泌唾液,濡湿丝茧,果断地咬开他们曾精心编织的茧子,爬了出来。这时,你不用惊讶,因为你早从常识中知道他们完全变态成了一只娥,有翅膀但飞不高的娥。属于他们的日子不多了,他们变得焦躁起来,扑腾着翅膀寻找配偶,交配,产卵,然后悄无声息地死去。几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曾满怀信心地期待他们的出生,欣喜看着他们成长,然后目睹他们的死亡,蚕就这样走过了他们短短的一生。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还留下了一粒粒饱满的卵。我把卵收藏好,放在一个精美的纸盒里,期盼着下一个春天的到来。

  有人赞美他们“春蚕到死丝方尽”,有人鄙夷他们“作茧自缚”。不管赞扬还是贬低,我认为他们就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是值得尊重的生命。他们在生命的旅途中,遵循自己种族的生长规律顽强地活着,延续着这个物种的特点直至生命的终结。他们历经痛苦,但从不放弃,一定要化为一只带翅膀的娥,成全自己最瑰丽的梦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还要把这种精神流传给他们的子子孙孙,一直到永远。这就是一条普通的蚕。

  但愿他们在我的家里一直繁衍下去。


看过宠物的散文的人还看了:

1.关于宠物的散文

2.关于宠物散文

3.关于动物的散文

4.关于描写动物的哲理散文